婚礼视频网 - 青春爱情生活 - 青春爱情:如果后来遇见你

青春爱情:如果后来遇见你

作者:紫杉
发表:2015-01-07
点击:2600 次
类别:青春爱情生活

冬天就是那样按捺不住,带着惯有的寒气扑面而来。大学的时光马上接近尾声,每个人也变得越来越忙。闹钟响起,不得不离开温暖的被窝,匆匆洗漱完毕,作为一名实习生,去单位晚了总是不合适的。我每天都在去单位的路上顺便买个鸡蛋灌饼,不仅为了省时间,还因为那对中年夫妻的笑脸,一个简单的摊位前等待的人们总是不断,都像我一样,被这两口子的默契与热情感染着。那天在摊前碰见一对情侣,女孩临走的时候对那中年妇女说“真希望我们将来也能像你们一样开心”那语气里满是幸福。这也曾经是我最期待的,可有些事情却没有按照想象中的发展。正如某著名女星在一次颁奖典礼上说的一句话“事情往往很奇妙,不是来得太早就是太迟”。

四年的大学时光,在最初的一年里,每天和我的舍友混在一起,接着她们一个一个的找到了自己的白马王子,最终只剩下我一个人。她们天天吵着要介绍朋友给我,我常常一边打趣一边忙着转移话题。因为太多的事情占据了我的心,已无法接受相同的情景发生,否则我会分不清真假。有些事我从未提起过,时间久了,她们就以独身主义定义我。其实有个人一直在我的心里,不是我不对好友说,而是不知该怎样如何表达。

初识王梓是七年前甚至更久的事了,那时候我们在读高二。高一结束的时候,学校分文理班,所以每个班都会有一部分人出去,再有一批人进来,重新组成一个新的班级。王梓就是进到我班的理科生,那时我会偶尔注意他,因为他的成绩绝对是班上数一数二的,而且是我的劲敌。

但我不知道王梓是什么时候开始注意到我的,大概是我“荣升”为班长后吧。我所读的高中不像其他学校,要求学生有很强的组织领导能力,相反,完全以学习成绩的好坏来评价一个学生的优劣。原班长为班级付出了一年而成绩稳居倒数后终于辞职,年轻的女班主任找了好多人,希望他们可以接替,都被拒绝了。最后这位美女竟没有征得我的同意而直接任命了我,当然,我也没有推辞的机会。

我们学校有一个规定,自习课班主任不在就由班长来维持纪律,我曾经在角落里默默学习,成绩永远保持在前三名,没有华丽的衣着与出众的外表,更缺少异常举动。突然间我成了另一种焦点,或许王梓就是这一大群观众中最活跃的那一个。

自习课我坐在班级的最前边,像老师“伏案写作”一样学习,成为班长之后才知道,原来班级平时是这么吵,我抬头严肃地对他们说:“不要说话了。”刚开始几乎所有的人都特别给我这个新班长面子,立刻鸦雀无声,可这种状况仅仅维持了几分钟,接着又开始骚动起来。王梓就是那种极其聪明而又极不遵守纪律的人。有几次我看自习,声音就是从他那儿发出来的,我瞪着他,他瞪着我,几秒的对视后,他才低下头佯装学习。

也不知这样对视了多少个星期。又是一个老师不在的晚自习,我又坐到了老师的讲桌前,忘了看的是哪本书,只记得离我最近的第一桌的同学递上来一张字条,现在回忆起来竟不知递纸条的同学是男是女,更不用说名字了。纸条上写着“晚自习结束后,能等我一下吗?——王梓”那字和他的人一样的放肆。

我的心再也平静不下来了,这分明是在说,我喜欢你。但是我的世界里除了学习,早已没有了别的风景,根本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挨到一天中最后一次铃声响起,以往我都迅速收拾好东西再飞奔回宿舍,以最快的速度洗漱然后睡觉,以便第二天有充沛的精力学习。而那一天,在所有人走后,我才慢慢收拾着,他来到我面前,我只能用害羞来形容我的内心,却又便摆出一副什么都不懂的样子问:“要我等你,有事吗?”

“没事。”他居然还会不好意思。

我不依不饶:“没事还叫我等你?”

他一阵支吾。可能为了避免尴尬,他还携了他的小跟班,一个特别听他话的哥们。从教学楼到宿舍,三个人扯了些有的没的。大概从那时候开始,我的日历就翻开了崭新的一页,这一页上不再只有枯燥的学习,甚至完全被与王梓之间复杂的关系给代替了。每天晚上我们都一起走回宿舍,也不记得从哪天开始,三个人就剩下我和王梓两个人了。

我的生活完全被搅乱,每天从睁开眼的那一刻开始就只剩下他,每天都在想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每天写下很多有关他的句子,誊写在一张漂亮的纸上,晚上给他,他也给我写了很多,渐渐成为我们之间的习惯。

直到很久以后一次家长会,那些字条被他父亲看到,就再也没写过了,原来珍藏的也被我们在一片荒地上销毁,随着火焰化为灰烬。

每天在教室的时候,他依然那么肆无忌惮地笑着闹着,我依旧那么严肃地坐着。没人会留意我看他的眼神,没人能读懂我内心不一样的感受,也很久都没有传出我与他的绯闻。

我再也没心思学习,他的一举一动都会在我的心里掀起波澜,他的一言一行都会在我曾经平静的灵魂上烙下印记。

渐渐觉得从教学楼到宿舍的路是那么短,我们开始去压操场,那时候我体会到操场上热闹的景象了,原来会有那么多的情侣在那儿散步。我也不清楚我和王梓之间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因为他从来都没说过喜欢我之类的话,我也就是稀里糊涂的每晚跟着他,王梓在别人面前永远是一副放荡不羁的样子,一个纯粹态度不端正而又丝毫不影响学习的人,他的人际关系也很好,和每个人都闹得很嗨。但他与我独处时却是毕恭毕敬的,连说话都小心翼翼,生怕哪句说错了。

而我其实只是“色厉内荏”罢了。

就这样走了一个多月,我迎来了第一次暴风雪。月考成绩下来,我一落千丈,可能只比那些不学习的同学强点儿,这在班里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我一下子被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其实我早就料到会这样,因为我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学习过了,可他的成绩却是依旧的好。

很多人以为我只是考试失误,不久会好起来的,知道我和他晚上一起回宿舍的人寥寥无几。

那晚他开始一言不发,终于还是开口问我:“我是不是影响你了?”我当然只能否定,不想让他感觉到自己在我心里有多重要。

我们还跟以前一样,一起走了三个多月,依旧是那么“不清不白”,是朋友?是铁哥们?还是男女朋友?从没有明确的定义。

转眼就到了冬天,东北的冬天是很冷的,寒假即将来临,而我们还要过最后一关——期末考试。

考试的前一晚,我和他如约来到操场上,那是农历的腊月十六,月亮特别圆特别亮。我穿得很薄,手要冻僵了,“我手冷了,放在你棉袄兜里行不?”我问他。

他先是诧异,然后立刻说行,我的手伸进去就缩了回来,因为他的兜很凉。想不到,他竟牵起我的手,放在他袖子里。他很瘦,学校的冬季校服穿他身上显得格外宽大。我紧张得很,从未被男生牵过手,这是第一次与男生的“亲密接触”,他的手很大也很温暖,但我的手仍是麻木的。

他拉着我走到操场的最南边,“月亮好圆。”我在极度地紧张和尴尬之下也只能冒出这么一句来。我们停下来看月亮,只是那么几秒,他放开我的手,却从身后抱住了我,我抖得厉害,不知是激动还是冷。

我感觉他的脸贴在我凌乱头发上,从未试过的感觉,却又突兀地来了一句,“我为你唱首歌吧!”他有些惊讶,大概是我从来没在人前唱过歌的缘故,又或者是,这样奇怪的表演要求太出人意料。

“当山峰没有棱角的时候,当河水不再流……”歌没有唱完,因为很久没唱过,只记得几句了。我望着月亮,感受他的拥抱,那是一种青涩的温暖。他鼓励我:“明天考试,好好发挥。”其实他不知道,这个拥抱已经让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人生有太多的考试,而这样第一次的拥抱几乎深入骨髓,怎会被小小的考试冲淡呢?

期末考试经历了两天终于结束,第三天开始放假,我定了下午的车票回家。午饭过后,我和王梓在操场见了,因为距车票上的发车时间还有一段距离,我们就一起散步,我跟在他身后,他到哪儿我到哪儿。

我“尾随”他来到学校的西边,才发现那是一片果树林,他右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我们穿过了果林沿着小路向山上走,一直走到山脚下的杏树林。冬天的杏树没有杏花的清香,也没有绿叶的衬托,只是简单的纯净,一目了然的生长状态。像那晚一样,我面朝这繁华的都市,他在身后抱着我,把我的手握在他的手里,我们心不在焉地聊着天,觉得时间不早了,我问他,是不是该去赶回家的车了,他没有回答,只是把我转向他面前,将我正式拥入怀中。那时候我才发现他是那么的高,我只到他的肩膀,踮起脚尖或许能到他的下巴。我的手又一次不知所措,就那么僵着,耷拉在自己的身体两侧,我不知道男女之间的拥抱该是怎样的,不过在这个偶像剧流行的年代,即便是一心专注学习的我也难免看上一两个镜头,也不知怎么会也同样的抬起手抱住了他,虽然动作是那么的笨拙。

像是在讲一个人尽皆知的校园故事,情节与别人的竟如此雷同。我也不清楚,三个月相安无事的走操场,为什么经过了一个牵手竟变得这样一发不可收拾,多米诺骨牌效应一样,几天就发展这么快。拥抱着,我觉得自己像第一次牵手一样的浑身发抖,那应该是第一次被真正的拥抱所感受的茫然,一种进入偶像剧的震颤。我的脸恰好贴在他的胸膛,一下子觉得他又结实又粗壮,我整个人完全在他的怀里。

过了一会,他的手松了,我能感觉他在看我,我也抬头望着他,第一次觉得他如此严肃,炽热的目光直射我的眼睛,我不知该将目光移向哪里,感觉他的头在往下低,我真的不知是该躲还是……

我还在琢磨,还在思考,还在迷惘,一切就顺理成章地发生了。我觉得整个世界安静的不知所措,脑子里一片空白,我记得自己睁着眼睛,看见的是他不那么引人注意的胡子。他稍动了一下,一缕冬日的阳光射入我的眼睛,既不像烈日那样刺目,也不是夕阳的凄美,是一种从未有过的绚丽。

那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一幕。

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日子,我都是在这美好的回忆中度过的。再开学就是高三,我依旧沉浸在这种幸福中。正月十五的晚上,我们挽着手在大街上看烟花,城市的烟花是那么的光彩夺目,鸣响着,盛开着,然后熄灭,转瞬即逝的美。

我们放了一盏孔明灯,那盏灯克服了重重阻碍最终载着我们的祝福飞上天。我们陶醉的迷了路,却极其享受着两个人的世界。我终于开始在心底里承认我是他的女朋友,尽管他似乎都没公开过。而他也开始以男朋友的身份进入我的世界。

每个周日下午都是最美好的,没有学习的牵绊,没有同学的“监视”,是只属于我们俩的时间。我们去过很多地方,整个县城显得那么小,几次就被我们转完了。我们一起在游乐场玩海盗船,玩过山车,感受着刺激,聆听周围人害怕时的大呼小叫;一起玩拿枪打气球赢奖品的游戏,享受拿奖的喜悦;一起去逛没有人的树林,体会只有两个人的幽静;躺在操场上数星星,在看台上躲雨,我就那么靠在他肩上,觉得舒适又安全……

我不胖但也不能说瘦,他在没人的时候还常常背着我,瘦瘦的髋骨咯得我生疼,但我却很开心,感叹和单他独在一起的时候总觉得时间那么短暂,幸福又流失得那么快。

这种幸福终于还是被成绩的一落千丈打破了。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间,高三已经过去近一半,而我已经没有了冲刺的能力。好久没有像从前那样拼命学习过,自己不会的东西太多,会的东西已屈指可数,完全不知该从何学起,结果每一次考试都成了我和他冷战的开始。

他的成绩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甚至还时常进步。他开始一味监督我的学习,我一直自学惯了,并且我原来的成绩很好,只有我教别人,没有别人指挥我的份儿,这样的性格成了我最大的弱点。而他却变本加厉要求我,也不再像以前那样毫无顾忌地在教室里吵闹了,变得越发的安静。

他越是督促,就越容易激起我的反感。多少次冷战让我觉得无法应对的时候,我就会委屈地大哭。我们的周末也不像以前那么无忧无虑,矛盾以学习为中心,夹杂着其它各种问题似滚雪球一样越积越大。他的拥抱也多了无奈与愧疚,我曾经要求他能给我一个长达一下午的拥抱,种种的原因,他忘了兑现他的承诺。

开始都是美好的,但无休止的争吵也会让它结束,况且是在那个即将面临高考的非常时期。高考的第一天结束了,晚上我们在篮球场上相约,我靠在他肩膀上,看着别人的“孔明灯”冉冉升起,我在他怀里许下愿望,希望他能顺利考上大学,然后我们再重逢。

我勉强完成了高考,报志愿的时候我们又见面了,天阴得可怕,北方的七月很热,那天却格外清爽。填完志愿,又到两个人独处的时间,是我故意,还是缘分真的已尽,又一件小事引发了我们之间的争执,两个人坐在学校西边的空地上,看了看表,足足沉默了半个钟头。

我经过好久挣扎还是开了口:“我们分开吧。”

他的回答出奇冷静却也斩钉截铁:“好。”

我们分道扬镳。我是认真的,他以为我在赌气,后来的一个月里,他打电话给我,我都拒接。

最终我意料之中的落榜,他意料之中的考上。他通知书下来的那天我如释重负,终于考走了,我终于可以安静下来学习,复读其实是我很久以前就计划好的,只是我一直没和他说过。在哭泣了一天之后,我毅然报了复读学校,开始了我艰辛的复习之路,而他也如期开始了美好的大学生活。

不是所有的结束都那么干脆彻底,正如我和王梓在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里的藕断丝连。他十一长假来看我,还买了衣服给我,我欣喜若狂。

还是在那片树林里见面,只是正值秋天,树叶黄了落了,随风飘荡没有方向。两个人就那么远远地站着,看着。

该走了,我的时间短暂得很,我要他走在前面,我像以前那样跟着,只是我们之间的距离远了。我望着他马上要离开树林的背影,有一种跑过去抱住他的冲动,然而,我没有。我只希望他能享受美好的大学,不被我牵绊,而我的心也不想被这些美好完全掌控,因为我知道自己会失去理智。

我甚至希望他能遇到一个好女孩,在新的交往中知道我们之间哪里出了问题,再回来找我,会理解我。我就这样在等待中奋斗着,全身心地投入到从头再来的学习中。每一个周末,即便我再忙,都会打电话给他,喋喋不休地说着我自己,他就那样不厌其烦地听着,争吵似乎不存在了,而且无论什么情况下,他的电话居然都能打通。

我一直期待着自己能够考上个好大学,然后他对我说:“做我女朋友吧!”他以前从未说过。

复习的压力是无法形容的,多亏了他的支持,不需要言语的鼓励,我只坚信有一个人在我身边,等我上了大学,一切就可以重新开始,像是一种信念。

在期待里,我终于迎来了又一次高考,这次我如愿以偿考进了一所省外的医科大学。而王梓得知我报了省外,以为我要离开他去寻找自己的幸福了,他做了一个至今令我难以接受的决定,完全粉碎了我美好的初衷,他牵了别人的手。

只有我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报省外,和他在一起,我一定会把所有心思都放在他身上,会荒废学业,离得远了我的心才会只有爱而不觉得烦,不会丧失斗志,等彼此学业完成,就可以顺利在一起。我还在痴痴等他那句“做我女朋友吧”,等来的却是他亲口告诉我已经和别人在一起的事实,晴天霹雳。

原来,注定不会每个人都如愿。

我带着对他们的仇视来到新的城市,这城市比我们高中所在的那座小城大很多,更加的灯红酒绿,更加的繁荣喧闹,我却无法融入。

最初的那段日子我就是在极度悲伤中度过,那是一种白天胡思乱想,晚上噩梦缠身的状态,梦里都是他与她在那些我曾经熟悉的画面里秀幸福,那是一种恨之入骨的嫉妒。

迷失了自我,我觉得一切都是那么不靠谱。看着同学要么沉浸在旧爱里,要么另寻新欢,我始终无动于衷。我觉得自己始终在等,等得越久越感到绝望。我把对他的期待在踏进大学校门的那一刻就封锁了,我自命清高的保持着单身,因为我不知道该如何忘记,该如何重新开始。

若是我在大学遇到王梓,不知道会是怎样的结局。

也不知道还会不会有那么一个人,在未来的某一天,跟我一起放飞一盏带着永恒期待的孔明灯。

责任编辑:婚礼视频网
婚礼开场视频推荐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