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视频网 - 青春爱情生活 - 高中文实验班的青春往事

高中文实验班的青春往事

作者:蔷薇屿
发表:2015-09-14
点击:2058 次
类别:青春爱情生活

高中时我进入了文科实验班。也许因为身在文科班的缘故,我对心目中理想男生的要求也降低了不少。全班七个男生,能入我法眼的不过两人。排除两个比较娘没有男子气的。排除一个皮肤黝黑像农民的。排除一个皮肤特白的纨绔子弟。最后含泪排除一个名草有主的。

其实我对那两个男生也没有非分之想,只不过在学习之外的闲暇之余格外关注一下而已。我姑且称他们为小L和阿K。

一开始留意到小L仅仅是因为他长得很像我初中同学。小L个子不高有些微胖,总是戴着一副黑色镜框的眼镜。小L的成绩格外好,是我喜欢的学霸型。娟姐在讲解“短小精悍”这一成语时特意为我们举例说:“比如我们班的小L就可以用短小精悍一词形容。”大家都一下子豁然开朗。我也特意转过头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小L。

小L的数学很好,而我的数学却又惨不忍睹。我在小L面前总是缺乏信心。直到毕业我都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即使高中高频率的调换座位我终究没能和小L当过同桌。我和他最近的距离也有三排之远,中间永远隔着那么几个人。

我能感觉到小L也有注意到我。小L总是在放学时走在我身后三米远的地方,和我走相同的路回家。我转班后第一次和小L擦肩而过时他嘴里轻唱着《遗失的美好》。我不经意间回头时也会遇见小L注视的目光,但随即我们又会不约而同的移开视线。

也许这一切只是我的错觉而已,就像李白吟诵:“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敬亭山怎么会有感情呢?有些情感是双向线,但更多的只是单行线而已。

我一直默默的关注小L,也曾小心翼翼的对比过我们之间的成绩,然后黯然神伤。高考后小L去了哈尔滨,我来到了南方的的一座小城。我们之间的距离变成了2897千米,是大半个中国。

对阿K的初印象是第一堂语文课上娟姐叫他朗诵一首柳永的词。由于他有浓重的口音,同学们都捂着嘴偷笑。娟姐也点评说:“你的口音怎么有股曲麻菜味。”我从来没有见过曲麻菜,更别说知道曲麻菜是什么味了。后来阿K的普通话突飞猛进,在一次朗诵比赛上还凭借一首辛弃疾的《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夺得了季军的佳绩。

阿K瘦高的个子,留着寸头,总是穿着纯白色的T-shirt.我们俩都属于行动迟缓型的人。在间操铃响很久后我们才会轻轻的合上书,整齐的放在桌子的左上角,缓慢的站起再将椅子推进桌子下方,方肯下楼做操。

大部分同学早已经到操场上了,狭窄的走廊也不再人满为患。我们便在急促的音乐中慢条斯理地前行。阿K走路时左肩总是比右肩高一些,双臂摆动的频率也很快,给人一种干练的感觉。即使在很多人的操场上,即使阿K留给我的只是一个背影,我还是能够一眼认出他来。

阿K很有女生缘,和班上的女生处得都很不错。女生们见到他总是亲切的K哥这K哥那的叫。但我从来没有这样叫过他,甚至连叫他名字的次数也掐指可数。

大家平时都很喜欢制造一些绯闻八卦,来给枯燥的学习生活增添一些劲爆调料。阿K的绯闻也格外多,但最正宗的一位绯闻女友莫过于他的女同桌。我一向不喜欢八卦新闻,对这些也并没有很大的兴趣。但我还是会在看阿K时不经意的瞥一眼他的女同桌。

女同桌长得并不是如何的令人惊艳。个子不高,身材微胖,脸还有点婴儿肥。但是她的成绩在年级都是数一数二的,在中学时我就听过她响亮的名号。如果阿K和她在一起也算很般配了。我摇了摇头想把脑海中的奇怪想法赶走。

后来我和阿K竟成了前后桌,他的同桌也换成了男班长。有时我也会自鸣得意地偷笑:“天助我也。”但我和阿K的交集仍然不多,对话也只局限于以下这些。

我说:“可以借我看看你的笔记本吗?刚刚那道数学题我不太懂。”阿K找出本子递给我。我研究了一节课解决了那道数学题,将本子还给阿K感激地说:“谢谢你。”阿K向上推了推眼镜以一种很好听的语调说:“不用客气。”

我发现我们会有很多相同之处。但这也并不代表什么,因为美好的东西总是惹人喜爱。

在一次好书交流会上,阿K推荐的是一本旅游书。他介绍的地点正是我心驰神往的法国。伴随着讲台上阿K侃侃而谈的讲解,我的眼前浮现出高大的埃菲尔铁塔,浮现出阳光下晶莹剔透的卢浮宫,浮现出一望无际的紫色薰衣草。或许有一天我们可以一起去法国。但我又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可笑。即使以后沿着塞纳河畔行走时我是孤身一人,我还是会记起讲台上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阿K吧。

高三的时候文艺委员突发奇想在教室的后黑板上设计了一棵许愿树。每个人都被给了一片树叶形的便利贴,让我们将自己的高考愿望写在上面。我在树叶上一笔一画的写:珞珈隽秀,人文情深。课间大家都会跑到后黑板上去看每个人的愿望是什么。我也挤在人群中踮起脚尖想看看阿K的愿望是什么。我一个个看但最终没能看到属于阿K的那片树叶。

几天后在喧哗的课间中我听见同学们在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自己的理想大学。“原来XXX想考云南大学呢。”“云南好远呀。”“XX在上面写着中国传媒大学。难道他想当艺术特长生吗?”不知为何话锋突然一转,蕴纬问到:“K哥,上面怎么没有你的志愿呢?”阿K笑着对贾蕴纬说:“那玩意儿没有用。我还没写完呢。”“那你想考哪所大学呢?”蕴纬接着问。“武汉大学挺不错的。”阿K回答到。听到武汉大学这四个字时我惊讶的猛地抬起头,却遇见阿K轻柔的目光。

后来我曾坐16小时的火车独自前往武汉,只为一睹梦中的武大。樱花已经凋败,我站在洒满余晖的樱顶时填满心房的是淡淡的惆怅。临走时我在绿色的邮筒前犹豫了很久,还是没有将樱花书签寄给遥在北京的阿K。

我看到过很多小说写:多年以后男主或女主向曾经喜欢过的人淡淡的说一句:“XXX,你知道我曾经喜欢过你吗?”当然结局有多种版本。A男主和女主发现原来两人是彼此喜欢,于是就在一起了。Happy Ending,皆大欢喜。B时光终究改变了太多,很多事情也都不能逆转。男主和女主早已经没有了在一起的可能。简单的一句“我曾经喜欢你。”也不过是徒增感伤而已。但我仍很佩服可以谈笑自若的说出曾经爱恋的那种勇气。

后来我和阿K也不咸不淡的联系着。我们甚至疏于在节日时发一条祝福的短信。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阿K竟和我谈起了他喜欢的女孩。虽然内心苦涩但我还是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将班级的女生都猜了一遍。夜深了阿K也没有告诉我最后的答案。我便没有多问,每个人应该都有自己的秘密。

以前我会隔三差五的发一些简短的话给阿K。后来我觉得有些累了,我们之间连简短的话也就都省略了。有人说:“你如果喜欢一个人就放他走。他若回来了就属于你。他若不会来就永远不会属于你。”

我不置可否地笑了,因为我知道阿K不会回来,就像我高中文实验班的青春往事,匆匆一晃,好多年。

责任编辑:婚礼视频网
婚礼开场视频推荐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