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视频网 - 青春爱情生活 - 我们谁也没相信 一定能在一起

我们谁也没相信 一定能在一起

作者:瘦子
发表:2014-09-14
点击:2046 次
类别:青春爱情生活

我第一次见大圆是在2011年的秋天,武汉的十月份还是像八月一样火热,我们这些大一新生刚刚结束了难熬的军训,趁着十一好好休息了一番,这次回来刚好赶上学校的学长学姐为学生会和各

大社团招新的日子。我因为军训期间在院里的迎新晚会上唱了一嗓子而被大伙认识,于是学长和学姐给我走了后门让我去学校登台机会最多的校合唱团面试,而就在面试那天,我碰见了大圆。

“那个,同学,请问老团委……是这儿吗?”我对着一个背着书包,站姿笔挺的姑娘说。

“是,就这里,我也找了半天,门太小了。你是来面试哪一个团?”那姑娘抬起头,厚厚的近视镜片上面顶着的是一个看起来乖乖的西瓜头。

我指着一个传来钢琴和美声的屋子说:“那个。”她顺着方向看过去,开心地笑了笑:“我也是,我要进去了,你加油。”

我点了一根烟,然后双手插口袋,在外面等。她开始唱歌,好像是苏打绿。我稍微乐了一下,心想还是有人不唱美声的,里边学长也安排好了,我走个过场就行。最后我唱了《拥抱》,没问名字和姑娘道了别回了寝室,然后一周后我进了校合唱团。

大一真的很忙碌,除开一堆的专业课外还有成山的必修课,什么马基毛概,什么大学体育大学语文。我真的没想到上了大学我还能学习语文,一定是老天爷知道我是个太热爱文学的孩子,因为读书太差永远不可能考上中文系。所幸的是我们这群混进一本的艺术生终于告别了数学这个恨不得上半辈子都为之奋斗但永不见成效的的学科。不过真正让我们觉得忙碌的其实是利用课后的休息时间开展的社团活动,当然对我来说,就是大中午去老团委那个小破屋对着二十来个人和一架钢琴唱着mimimi和mamama。

“哈哈,又见面了。”我一愣,原来是上次面试遇见过的那个女孩儿。

“哦,是啊,又见面了,大家都进来了,很有实力嘛。”我礼貌地微笑,不希望增添生分。“没啦,我只是运气好。”

“听你口音,你是广州那边的吗?”“哈哈不是啦,你是今天第三个这么说的人,汗。我是厦门的。”

“厦门,没去过,但都说是个很美的地方,厦门大学那么有名你怎么不去那儿来我们这儿?”

“原来你是武汉的,但你穿得好像香港的……我其实考上了厦大,但我的分数只够上他们的数学系所以我就放弃了。”

听完这一句我便对她心存崇拜,之后我问了她高考的分数,那数字更是足以让我这个三百来分考进来的艺术生对她竖起大拇指。

后来我们便算是真正认识了,我叫她大圆,她叫我瘦子。我们交换了手机号和QQ号,以便有时候逃合唱练习。有时候我会在下了英语课的时候和她在八号楼碰上,她会特别友好的冲我打招呼,我甚至有时会不好意思,说了你好后会用手把帽子往下拉一点。我们也总一起去合唱团排练,有时候说说团长的坏话或嘲笑对方表演时候脸上的妆。就这样,不温不火,她作为我上大学交的第一个美术学院以外的朋友和我一直保持着合唱以外的关系。

武汉在十二月的时候还是冷下来了,一个大火炉毕竟不可能一直这么烧着。我这个生活不能自理的本地人每天最煎熬的就是洗澡起夜和起床。要知道,我可是早上只露一只眼睛试探气温,晚上尿急披着被子下床,洗个澡恨不得穿的跟抢银行似的他们口中的,本地人。

“今天排练你来不来?”短消息在我耳边嗡嗡作响。

“不去,这会儿能让我离开被窝的人还没生出来。”我从被子里露出一只眼睛,熟练地用一根手指敲打拼音。没过一会儿又进来短信:“哈哈可是我已经出生了。”我正琢磨怎么回事儿的时候接着又是一条。

“因为圣诞节快来了,这边出节目查人很紧,你还是快来吧。”

我把露出来的眼睛收了回去,一脚踢开被子,扔下手机,恶狠狠地骂了一声娘。后来据室友说,我那天跑得比蟑螂还快。

后来的半个多月里,我和大圆都处于为这个节目忙碌的状态,我那三个什么团都没加的室友每天中午和晚上都可劲儿的嘲笑我给自己添堵给自己找事儿,我选择不搭理他们,说急了我就说合唱团里的漂亮姑娘可多了,我每天这么拼死拼活的是为了给他们张罗个嫂子回来。他们每次也都起起哄,然后继续埋头打游戏。

我还记得平安夜前的那次正式的演出非常的成功,大冷的天儿,大家都穿着很单薄的演出服,女孩子在身上能贴的地方到处贴满了暖宝宝,只为了能在聚光灯下笑得比谁都漂亮。我和大圆在演出后缓缓的松了口气,说终于可以歇一段时间了,排练次数以后也会减少很多,可以专心做做自己想做的事了。我问她想做什么,她说好好考四级,好好做好院里的学生工作。我说你怎么还能这么忙啊,她说她也不知道。我又问她,以后想干什么,她说选择来这里就是想以后能回厦门当一个老师,教地理或者英语,然后有稳定的工资,有寒暑假,放假的时候就去周游世界。

这他妈不是我的梦想吗。

我记得我爱写文我爱画画的那个时候,我就无数次的告诉自己,我以后一定要一边看书写字一边周游列国,没钱的时候回来打打工,带小孩画画,赚俩钱儿继续启程,去一个地方就用记号笔或小针做个记号,直到有一天能把世界地图扎的跟筛子一样我就隐退,然后矫情地为自己写个自传。

我把这些都告诉了她,她笑了笑,说我的梦想很美和她的不一样。

我说明天就是平安夜了你怎么过,她说背英语。她问我呢,我说上专业课,要在楼里画画。后来我们就挥手作别了,我是打算在圣诞节平安夜这种去哪儿哪儿堵连脚都挪不开的节日绝对不出门儿的,所以我就没约她。虽然我早已写满了二十张好看的圣诞卡。

“你下课了吗?在不在寝室?”大圆发来短信。

“嗯,提前回来了。”

“我在你楼下,今天平安夜,你下来,我给你颗苹果,保平安的。”

我哆哆嗦嗦的下了楼,看见小小的她抱着一堆苹果在宿舍前等我。

“你这是挨家挨户送啊,我这是第几站啊?”我拿过一个苹果,打趣儿地问她。

“第二站,还有五个。”

我斜了斜眼,说:“那……都是你什么人啊?”

“都朋友啊,很好的人。”

送走她之后我拿着苹果上了楼,对着一桌子的圣诞卡片发着呆。我把苹果洗了洗,啃了一口,拿起手机开始编辑短信。

“你明天怎么安排的?”不一会儿她就回复了。

“明天要去汉阳,坐学校的车,好像什么琴台剧院办了一个音乐会,我和室友去看。”

“哦。”我呆呆的看着手机,然后起身打开柜子,拿出前两天在礼品商店买的圣诞老人的公仔,继续编辑短信。

“那个音乐会什么时候的?”

“七点的。你要去?”

“不,我不去。”“就单纯的问问。”我又多补充了一条。

“噢,行吧,那你今天早点休息。还有,平安夜快乐。”

“嗯,平安夜快乐。”

第二天圣诞节,我没什么心思画画,吃了中饭我就鬼使神差地打车去了汉阳,我在琴台剧院前下了车,那天风特别大,我裹了裹风衣,往琴台里边走。

我大概转了转,那地方特别大,我基本已经走不动了,但我已经知道哪里是演出的地方,哪里有餐馆营业,价位多少,哪里有成排的路灯,晚上会很漂亮。摸清这些之后我找了个喝茶的有暖气的地方坐下来。我问大圆在干嘛,她说已经上校车了,只是路上很堵车她快疯掉了。我告诉她听听歌,一会儿就到了。

大概快七点的时候我已经快饿死了,但是大圆还没动静。这时候天已经特别黑了,风声像是狼嚎。我的手机屏幕突然一亮,大圆说她已经到了问我在干嘛,我说我准备去洗澡,不然晚了就要排队了。我一边发着短信一边从茶馆里出来,往剧院的方向走,我知道正对着剧院的地方有个小花坛,夜色正浓没人看见我。我定了定神儿,打通了大圆的电话。

“你不是洗澡吗?”

“你看不看得见你对面儿有个特别亮的手机屏?”我左右晃动着手臂。

“看见了啊。”

“你能过来一下么,我正在对你挥手呢傻瓜。”

我和大圆恋爱了。2011年12月25号,圣诞节。

没错,我瞒着她去了汉阳,带着一个做工低劣的圣诞老人玩具给了她一个惊喜。我领她去了那个有一排路灯的地方,我拿出一周前就写好的圣诞卡一张一张念给她听。她没有感动的落泪,她也没有在我因为她答应我的时候而抱她太紧就说她爱我。她当时只说:“疼死我了,我操。”

在后来的半年里,我们一起上公共课,互相请对方的室友吃饭,退了合唱团,去武汉的各种地方玩。我们在磨山让别人照了照片,那是樱花盛开的时候,我们穿着新买的情侣装对着镜头笑。我们把那张照片洗出来选了一个好看的镜框她一个我一个摆在各自的书桌上。我们去看五月天在武汉的演唱会,我们举着望远镜拿着蓝色荧光棒对着背着吉他的怪兽和不停提裤子的阿信没了命地大叫。完了因为太晚回不了学校而且学校停水我们就住了酒店。在她洗澡的时候我从裤子里摸出保险套,紧张的一脑门子汗。然后那天晚上我硬是一直立起不来,她叫我帮她吹头发,我拿着风筒跟她说我真的是太紧张了,平时挺正常的。她笑得花枝乱颤。

大一升大二那个暑假回来的时候大圆说她特别想我,说她为我在家学做了几个菜,然后之后的两周,她都和室友在宿舍里用着各种违规电器做着各种菜肴。我们每天晚上吃了饭会在体育馆散步,散完步她会要我把脏了的衣服提给她并送上一盒她已经削好的水果。水果每天都不重样。我把这些事儿告诉了一个她的学长,那位大哥用手接着眼珠子对我说:“天啊,瘦子你一定得对她好,这些事我可从来没享受过,她在家可是啥也不干的。”我点点头,用手机发消息:“媳妇儿,我们冬天的时候去北京吧,我想让你这个没见过雪的孩子看看我能给你一个多美的世界。”

后来,这个高考考了630多分的姑娘足足整理出了六套北京的出行方案,以及去哪吃去哪住。我头有点儿晕,现在还是九月呢。她一把挽住我的手,钻进我怀里。她说我已经给了她一个前所未有的世界了,但就算是这样她也还是很期待,因为她觉得我能给她的一定不会是最好,只能是更好。

可是她没想到我给她的,是一个长达好几个月的噩梦。

有一天晚上饭后,她一直沉着脸。我问她怎么了她也一直不说。后来散步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说了。

“瘦子,我这个月没来那个,一直很准的。而且,我的白带很不正常。”

“我们最近一次是……唉,那你想去买个验孕棒吗?”

我有些紧张,演唱会那一次失败后后来有过几次,都有保护措施,就上一次的时候大圆坚持没让我做保护措施,难道真的中了。

“嗯,你陪我。”

买完回去之后她说清晨测最准,于是说第二天早上告诉我结果。那天晚上我怎么也睡不着,于是就抽着烟等到了天亮。电话来的时候我吸了口气,接起来,大圆的声音特别平稳,我知道是有事儿了。这个时候我必须得安慰她。

“你别怕,我们去医院做个专业的检查。”

“好,我查到一个医院,好像是专门做这个的,在汉口,你陪我吧。”

“当然。”

结果最专业的医院仍然告诉我们,大圆是真的怀孕了。护士说的是“恭喜您,您怀孕了”。

我直接就傻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看了看自己手机上显示的银行卡存款,完全不够手术的费用。我自然不能跟家里人说那就只能找同学借了。

“媳妇儿,我去外面抽根烟就回来,有我呢,你不要怕。”大圆还是很平静,她拉了下我的手,然后说去吧。

抽烟的时候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怎么和别人开口借钱。一根烟眼看就要抽完了,我却什么忙都帮不上。

“你陪我上去吧,费用我已经交齐了。”大圆突然站在我身后,把我扔在地上的香烟踩灭。

“你哪来的钱?”

“生活费啊,跟你说过的我妈每次都打太多我都用不完,不过不会那么便宜你,这些天你要天天陪着我,照顾我,等我好了之后你要把钱还给我。”我看着她,嘴里说不出一句话。

“怎么说我也当了他两天妈妈,说不定我都当了一星期妈妈了,谁知道呢。”

我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我轻轻的抱了抱她,还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2012年冬天我和大圆没有去北京,我们分手了。分手的原因不是孩子,不是性格不合,不是有第三者。只是因为一句“我要去美国”。

我做梦都想不到我们会分手。

三个月前那个手术之后,我看见麻醉还没有过的大圆苍白没有血色的脸,我的心疼极了。我陪她打针,给她送饭,讲笑话给她听,画漫画给她看。她每次都笑得很开心,而我每次回去都躲着哭。我不知道背地里我骂过自己多少句混蛋,但我知道永远不够。

一周后,医生说大圆可以不来了,手术过程和恢复阶段都很成功,现在为期两个月的时间都要很注意,绝对不能碰凉。我记下了,我再不让她给我洗衣服,再不让她做饭。我叮嘱她少洗头,能忍就忍。后来她彻底好了,她没问我要钱,我说过段时间有个假,我想去厦门,她答应了,而且特别高兴。

我去了一个有海的地方,我去了厦门。我在厦门看了她的小学看了她的高中,她把我领去步行街吃了很多当地的小吃。我们坐船去鼓浪屿,人特别的多,她晒着大太阳在人群中撑伞买票,而我却跟她说不想坐船想坐快艇。鼓浪屿上有很多奇怪的咖啡店,往深了走,还能看到一个很大的教堂。我走进教堂,对大圆说其实我不是基督徒,所以我之前也并不知道她在平安夜给我的那颗苹果其实说的并不是平安,而是说爱我。

厦门的生活节奏很慢,我不是很喜欢。有一次海边的散步我问她,如果我以后不想来这座城市,你会去武汉么。她不说话,过了一会儿她说其实我们可以一起考研,去一个既不是厦门又不是武汉的地方。但从厦门回来后,大圆跟我说,她想去美国。

“如果我是你,我一定会尊重你的选择。”

“错了,如果我是你,我就会留在武汉。”

真是毫无意义的争吵。后来在我一味的追问下终于把她逼急了。

“你别再问我了,这么跟你说吧,我要么出国要么回厦门,我是不会留在这里的!”她说完之后一直大喘气,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是么,那我知道了。我们,要吃个散伙饭么?”她看着我,点了点头。

席间,她不停举起筷子,又放下,她把头埋下去,说这饭怎么吃啊。我也没怎么吃,草草埋了单领她出了店门。

“请你最后答应我一件事。”

“好。”

“你刚刚说,希望最后牵我一次手。”

“嗯。”

“我不答应了,从现在起我先走,你过五分钟再走。”说完大圆就下了电梯,头也不回地走掉了。而我在原地蹲着,看着地板,眼泪吧嗒吧嗒地掉。

后来我才知道,那天她下楼以后一直魂不附体,一不小心撞在了正在倒车的的士上,骨折住院了两个月,她爸爸妈妈都从厦门赶过来看她,她这才慢慢走了出来。

之后我们又联系过几次,有几次我帮她点名,有几次我求她复合,但我始终没同意她出去。到最后,我删除了她的联系方式。那个时候电视里在播《裸婚时代》,在看到文章和姚笛吃散伙饭的时候我哭到肺都要裂开。

我怎么能离开她呢,谁给她把寿司里的胡萝卜挑出去,帮她加上香蕉和沙拉,谁知道她睡觉一定要把头缩进被子里,谁能听懂她费尽心思准备的冷笑话,谁能让她这样一个遇上什么事都保持平稳呼吸,从不惊慌失措的人在分手的时候哭得像个傻子啊。

我*你妈,我怎么能离开她呢。

那段日子,我一度很抑郁。比如很多同学去厦门玩,拍大海,拍厦门大学,那些我们一起走过的地方。我看到之后就会非常的难过。我记得有一次聚会,喝高了,玩真心话大冒险,知道我一些故事的人问我如果再一次选择你还爱不爱她,你会不会跟她去厦门。我当时想都没想扯着嗓子喊:“我会爱她,我跟她去厦门,是我辜负了她。你们知道我表白的时候最后一张卡片上写的什么吗?我对她说我知道你是外地人,不过你放心,我会一直跟着你,你去哪里,我就提着我的嫁妆搬去哪里。”

当时在场所有人都傻了,甚至有的姑娘开始抹眼泪儿,而我抱着酒瓶哭得像个大傻逼。

我和大圆之后也各自都重新谈了恋爱,但也都分了。据说她现在已经是长发了,变漂亮了。而我现在每天举着相机四处拍照,还是会文邹邹的写文章,晚上养成了慢跑的习惯。

我后来和从澳洲回来的姐姐一同去了北京,做了那些曾经大圆想和我一起做的事情。我订了那个可以健身并且有按摩浴缸的酒店,我吃了大圆一直想吃的烤鸭和涮羊肉,我在故宫看见北京的大雪一点一点把紫禁城金色的吊顶铺满白色,我在三里屯SOHO跟旁边的小伙子借火,盯着过往的三四百万的进口跑车,我在飞回武汉的飞机上用酒店的高级信纸写长长的信。

到现在,已经两年了,我总还是能想念她。也并不是不能原谅自己,而是越长大你就好像越觉得世界好像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美好,只有回忆是最美丽且难以消融的东西。所以这个人实在太难忘。

世界茫茫人海的尽头,是不是像是末日一样盛满了充沛的雨水?

你在遥不可及的那头,眼里是终日不散的大雾,看起来模糊不清。

你迈着沉甸甸的步子,走向我,穿过整个世界仓皇而逃的人群。

雨打在你的靴子上,你的衣领上,还有你长长的睫毛上。

我竟有那么一下子,觉得你是在哭。

于是想用尽全身所有的力量,抱抱你。

王家卫告诉我,秋刀鱼会过期,罐头会过期,就连保鲜纸也会过期。仿佛世间所有的东西都可以用天数给印上标签。在我们爱的死去活来的同时,偌大的世界,漫长的时间,遥远的距离,彼此对信仰的怀疑都在摧毁我们的感情。我有我的自私,你有你的不确定。其实当时我们谁也没相信,我们一定能在一起。

责任编辑:婚礼视频网
婚礼视频推荐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