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21天

作者:apple
发表:2014-10-16
点击:1009 次
类别:apple故事专栏

玉良是我的大学同学,我们学的是中文,毕业之后,我到深圳来打拼,在一家时尚网站当编辑,而他回了老家,成了一名高中语文老师。

我们虽然身在两地,却经常会在网上交流自己现在的生活,玉良对于他教书育人春蚕到死蜡炬成灰的园丁生涯超级不满,我也是从他的诸多抱怨才知道了一些职业现状——

可别以为老师是个铁饭碗,享受着寒暑假,拿着13薪,还有学生和家长的爱戴,其实呢?玉良作为一名穷苦的人民教师,一个月3000多的工资,跟大城市的服务员拿得差不多,每天朝六晚十,备课上课开会学习找学生谈心应付上级检查……学生考得好压力大,下次能不能保持呢?考得不好压力更大,领导找你学生家长也不会放过你!

玉良常常在夜里翻看着教案觉得自己身心俱疲。后来有一次,学校里有一位德高望重的老教师,公认的德艺双馨,在上课的时候,突发脑溢血,从讲台上倒了下去,再也没有起来。

这件事给玉良带来了巨大的心理阴影,他好几天晚上连续找我聊天,觉得自己的付出和回报完全不成比例,忍受着超常的工作强度,拿着低廉的工资,还不许你谈钱,仿佛你一谈钱,就不是个正经老师了。可是,老师也要吃饭也要穿衣服也要娶老婆生孩子也要养活家人,去商场跟人说我是老师,难道买东西就可以打折吗?

我还清楚地记得玉良跟我说过的,他每次去买菜,只要一想开口讲价,卖菜大妈就会用鄙视的眼神看他,然后冷嘲热讽地说,你们这些当老师的就爱讲价,看你们工资也不高,我给你搭上一棵香菜吧,省得你花钱买了。

玉良说,你看,作为一个老师,还知识分子呢,连卖菜大妈都看不上。

反正,“人民教师”这顶巨大的帽子扣得玉良喘不过气来,加上老师的圈子也比较窄,每天就固定那几样,学生、家长、其他老师,遇到调皮捣蛋的学生,真想给跪了,操碎了心还落不到一声好,枯燥之极。

所谓做一行怨一行,玉良对于自己的职业,怨念极深。

而当时在时尚网站当着编辑的我,却过着玉良看来截然不同的生活,常常采访各种新新人类,从企业家到时尚达人到大明星,参加各种时尚派对遇到各种好玩的事,每次跟他讲的故事也都不一样,身边的同事和朋友新鲜有活力,加上深圳这个城市原本就生机蓬勃,就算早上挤破头搭地铁去上班,也有槽点可吐……对于玉良来说,深圳就像歌里唱的那样“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他无比渴望可以到外面的世界来体验一把,离开自己闭塞的小圈子,过上新鲜刺激的生活,当然,还有一点很重要,那就是高薪资!

他渴望多挣点钱,改善并不富裕的家人的生活。

玉良挣扎了许久,最后,在那个暑假到来之时,他终于下定了决心,要来深圳发展。

我欣然同意,也积极地为他铺路,找领导好说歹说,又是夸玉良当年是我们中文系的高材生,人送外号某大四大才子,编稿子写专访当然没问题,一级棒的……

领导经不住我每天叨叨,终于同意玉良过来上班。于是,玉良开始收拾行李先寄过来,当时寄了很多东西,看着就是一副置之死地而后生再也不准备回去的架势,接着,人也精神抖擞地来了深圳,租了房子住了下来,开始工作。

玉良这一步迈得挺豪迈,工作了三年,在老家来说,年纪也不小了,突然来到深圳这样的浮华城市,一切从零开始,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好在他的起点还算顺畅,我们单位给他的待遇是5000块左右吧,试用期,过了试用期再说,这个薪资在深圳当然不算高,但是对于一个在此领域没有任何经验亦没有特别技能的新手来说,有这样一个起点,也不算委屈。

玉良的表现还可以,加上我和组长——资深编辑程姐姐全程跟进帮助他,手把手的教,有什么好选题都会想着他,带着他去采访,教他做采访提纲,说实话,如果是一个普通的新人,是不可能享受这种待遇的,这个潜规则大家都知道。

玉良也还算不错,除了采访方面有点沟通障碍以及一个人的文风很难在短时间之内迅速改变之外,也开始能够上稿了。这是一件好事,但也可能就是这个还不错的起点,给了玉良一种错觉,觉得自己不止这个价。

他开始不满意,觉得自己薪资太低了,要去找领导,想直接跟领导说:你要给我一万块的月薪,不然我立马走人!

可别以为我是开玩笑,如果不是我每天拦着,他真的去了。我当然不能让他这么做,在深圳,可能跟玉良之前在学校不一样,这里竞争这么大,每个人就好像一颗小小的螺丝钉,你走了,随时有另一颗螺丝钉替补,你这么去跟领导说,领导还不让你分分钟走人啊!再说,我费劲心思苦口婆心说通了领导让你进来,你这样冲进去提无理要求,领导还不骂我从哪儿找来个神经病吗!再再说,我在这里三年多了,各种加班加疯狂写稿的稿费,全在一起也才拿一万二,你才来几天,一万月薪到底是从哪里算出来的!

但玉良还是我的亲同学不是吗?他天真浪漫我不能跟着他一起浪,只好每天劝着他,别这么冲动啊,好歹等转正之后看,如果转正之后还是没有达到你的期待,再去找领导也不迟,这不才来了还没几天呢!

那阵子的玉良特别纠结,早上一起来就想着,不行,今天我要跟领导说加薪,要一万块!我劝劝他,他的情绪就会平复下来,说,行,我先好好做做看看!

那段日子恰好我老婆怀着孕,我都没有时间陪老婆,每天就像哄孩子一样哄着玉良,生怕他一冲动就敲开了领导办公室的大门,义愤填膺地喊出“你要给我一万块”的傻话!

不是我不理解玉良,我也知道,玉良来到深圳,心里非常期待有一个彻底的改变,以为大城市的收入可以让一个人改头换面,地狱天堂,有个质的提升,但事实上并非如此,比原来多出来的那部分钱,在深圳的高消费面前,不堪一击,他心里有落差,我都懂。

所以,我也知道他几乎每天都出去找工作,开口就要月薪8000以上,可是,你用什么来换取这8000块呢?除了3年的普通语文老师经历,那张空白的履历实在不足以支撑任何。

玉良找工作的失败是可以预见的,后来的几天,他也不找工作了,跟我念叨还是做老师好,然后,就准备退房子,要回去了。

原来,玉良来的时候并没有辞职,这是暑假,他就好像来深圳夏令营了一趟似的,现在夏令营要结束了,他不想玩儿了,又要回去原先的生活。

我至今记得那天晚上,我俩在阳台上抽烟,当时我们住在山上,可以俯瞰这座城市,我跟玉良望着远处的灯火,在夜色里那些光芒掩盖了白天的残酷,变得温柔无比,玉良说,我要在几年之内,在这个城市的某栋楼里也亮起一盏属于自己的灯。

当时我心潮激荡,是啊,在这座对于外乡人来说并不亲切的城市,我也跟玉良一样,无比渴望有一份真正的归属。

可是,谁也没想到,这句话说完的第二天,玉良便买了车票回老家了,他在深圳的生活,仅仅维持了21天。

盛夏的深圳,他扛着一个大大的行囊,走着去公交站台坐车,汗水流了满脸。

我说,你回去可能又要朝六晚十了。

他说,挺好的。

那会儿我觉得,其实这样也好,至少让他知道,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但是也有很多辛酸与无奈,或许很多时候我们之所以安于现状,是因为觉得还能忍受,之所以抱怨而不离开,是因为自己痛并依赖着。

现在的玉良,又做回了老师,生活安静,任劳任怨,没有非分之想。他再也不跟我抱怨老师的苦闷了,也许是觉得其实并没有那么苦闷,也许是觉得经历过了那21天,再跟我说什么,我都会骂他活该吧!

这世上那么多的人,活得都不一样,并没有一种生活方式是绝对的错和对。只是,人们对于熟悉的已经能够逆来顺受的痛苦,可以忍受很久很久,但是对于新鲜的刺痛,却一刻都不能承受吧。

责任编辑:婚礼视频网
婚礼视频推荐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