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视频网 - apple故事专栏 - 路过你的小时代

路过你的小时代

作者:和小忘
发表:2014-10-12
点击:1219 次
类别:apple故事专栏

当年我读师范纯属迫不得已。

我家是典型的将女权主义演绎到极致,全家人都听我妈的,她老人家一口认定老师是个金饭碗,只要不犯错误,国家哪能不需要老师,而且当老师这件事,不是青春饭,只要愿意可以干一辈子死在讲台上,再说,这份稳定的工作,容易找到对象,你听说哪个老师是光棍儿来着?

其实这辈子我都没有想过自己真的能够当老师。上学的时候,我是最不受老师待见的那一拨,睡觉没写作业被罚站等等都是家常便饭,所幸成绩还挺好,童年惯性导致我就算后来踏进了师范大学的门,也在内心坚信,又不是这所学校所有的学生都是老师,总有办法脱身的。

但我果然还是嫩了点,加上贪图安逸,日子一天一天过去,我就像温吞水煮青蛙一样,也不知怎的就突然发现,我真的只有当老师这一条路可走了。

所以,毕业之后的我,进了家乡的一所高中,也是我中学的母校,当起了历史老师。接着,我循规蹈矩地相亲、恋爱、结婚,几年后,还没搞清楚状况,就当了爹。

这几年的进程让我妈异常骄傲,跟个算命先生似的,为我有如此安稳的未来欣慰不已。

有很多次从梦里惊醒,发现自己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喜欢捣蛋一心想要轰轰烈烈的少年了,现在过着的生活,是曾经最害怕的那种,20多岁的时候,一眼就能够看到60岁的自己在干什么……

还有,每次去参加同学聚会,不管是大学、高中、初中、小学还是幼儿园,只要听说我在当老师,所有人都会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我,然后斩钉截铁地说:你教哪个班,我一定不让我娃当你的学生,谁不知道当年你就是老师杀手啊!

其实,并不如他们想象的那样,我这个当年的“坏学生”,反而跟我现在的学生们相处得挺好,因为,我比“好学生”中诞生的老师们更了解他们。成长中的有些事,并不是一味镇压就能达到效果的,我坚信所有人都需要交流,更需要理解,包括孩子。

但作为一个无足轻重的历史老师,我似乎没有太多跟学生交流的任务。我每天的生活,就是给学生们讲故事,从秦始皇讲到辛亥革命,一遍一遍又一遍,他们在台下打瞌睡,我在台上打瞌睡。我不像其他老师一样容易暴怒容忍不了学生的“不忠”,自己当初就是从打瞌睡一路走来的,当然知道在副科补个觉是一件多么值得期待的事,我也深深了解,一个老师对学生的打骂和暴力会给他们带来多大的伤害,所以,这些小事一般不会跟他们计较。

后来渐渐琢磨出一套方法,大家都昏昏欲睡的时候,讲点野史啦、名人爱情或者奇葩事情之类的历史段子,他们会猛然睁开眼听一会儿,眼睛里充满活灵活现的光芒,课堂上一个哄堂大笑,会赶走我们彼此的睡意,我也因此得了个“故事大王”的绰号。

一转眼,我专注讲故事这项事业已近10年,儿子也5岁了,我常常带着他在学校操场上玩耍,看着那些朝气蓬勃的学生,回忆自己这么大年纪的时候,也在这片草坪上,叛逆、自负、热情,好像从未离开过一样,只是时光机走得太着急了,带走了时间和力量,我突然开始羡慕我的学生们,他们拥有的青春是多么奢侈。

对,我只是羡慕,不是嫉妒,谁让我的已经失去了,又永远都不可能再得到了呢。

在我当老师的第10个年头,第一次当了班主任,那年我34岁,带高二C班,什么是C班呢,就是分班的时候按照分数人为分成了ABC,所以,C班就是比较差的班级,当然,这个差指的是成绩,虽然我并不认为这个班的孩子们比其他孩子缺少什么,每个人将来要走的路不同,而老师的责任,是告诉他们怎么面对自己,面对自己的人生。

比如,有些学生成绩不好,是真的不喜欢学习,亦不擅长学习,这是能力问题,你逼他们,只会让他们更痛苦,但有些学生成绩不好,则是态度,态度是可以纠正的,当时我的学生小谨,就是后者。

小谨这个女孩儿,我印象挺深,好几个其它学科的老师都说起过她,有些灵气,聪明,但没有定性,学一下,成绩上去一大截,如果这一阵没兴趣,便让人大跌眼镜,我便因此特别注意她。

这孩子上课最爱做的事情就是睡觉,好像总也睡不醒似的,每次我用目光提醒她,她睁着朦胧的睡眼尴尬地笑笑,假装乖乖地听一会儿,其实神游呢。有一次,又给我逮着她上课睡觉,我便拿着书一边提问一边慢悠悠地走下讲台,走到她旁边,用手把熟睡的她脑袋掰起来。

全班哄堂大笑,她吓了一跳,睡意全无,还有好几个本来也在睡觉的,也都醒了。

下课之后,我把她叫到办公室,很认真地跟她谈了一次,这也是我第一次找她谈话,我对她说:你看别人睡觉你也睡觉,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人和人是不一样的,你自己看不到,但作为老师我却可以很负责地告诉你,你跟别人不同,没有自暴自弃的资格,以后上我的课不许睡觉!

她瞪着眼睛看着我,一声不吭,但我知道她心里应该是有所触动的,要不然我10年老师白干了吗?还有,他们这个年纪的孩子,一句“你跟别人不一样”比什么语重心长的话都有效,他们大部分都觉得自己特别,觉得无人理解,这一句话,就是直接打开他们自信之门的钥匙。

果然,后来的小谨,在我的课上再也没有睡过觉,我当然能够感觉到她的变化,我知道她从内心已经对我产生了信赖,并且,对于历史这门课,由衷地开始喜欢了,虽然只是个副科,但一个孩子,开始爱学习,有求知欲,肯定是一件好事。

而我跟小谨的关系,也渐渐好起来。我每周都会要求学生交周记,写下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或者困惑,或者高兴,或者迷茫……在我们那次谈话之后,小谨的周记越写越多,也越来越愿意敞开心扉,而不是原先那套敷衍的官文。

我这才知道小谨原来是单亲家庭的孩子,父母很早就离婚,并且有很多匪夷所思的经历,她这些年过得很不容易,别说是一个孩子,就算是个大人,遇到那些事可能也会崩溃了,她却能乐呵呵地长这么大。她确实跟其他小孩子不太一样,虽然话不多,看起来还有些内向,却对生活乐观得冒着不可思议的傻气,可能也正是这样的一种知足的快乐,支撑着她在家庭的阴霾中始终健康地成长为一个内心健康又柔软的姑娘吧。

至此,我对这个小女生更多了了解,也更多了关心,我也能清晰地感觉到她对我的亲近,我上课的时候,她会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的眼睛,我们目光交汇的时候,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在疯狂滋长,我当然知道,这是很危险的信号,但我更清楚地知道,这个时候我可以做的,根本不是制止,也不是拒绝,而是利用。

有些东西,利用得好,会有一个好结果,谁会在意过程和手段呢!

我会在她每周的周记后面写一些鼓励的评语,也会在她其它科目考得不好或者被其他老师告状的时候找她谈话,提醒她既然历史课不睡觉了,那也得对其它科目一视同仁,有一次我对她说,如果她这次月考总成绩排名超过前15,就送她一套她最想要的漫画。

那次,她真的做到了。

我也做到了。

看着她亮晶晶的眼睛,我的心偶尔也会像微风吹过的湖面一样,泛起阵阵涟漪。有时候我也会问自己,这么做,到底是纯粹地为了挽救一个学生,还是,亦有自己的私心?

一直到有一天,周五的傍晚,我们班体育课,全班同学都在操场上放风,我带着儿子也在操场上,时不时有同学过来逗他,儿子常常跟我的学生们在一起,都已经很熟识了,我常常坐在草坪上看着大孩子和小孩子一起嬉闹,觉得自己这把老骨头,快要堙没在历史的尘埃里了,你看那些年轻的生命,多么旺盛。

快下课的时候,体育老师喊了一些学生去帮忙搬器材,剩下小谨一个人带着我儿子,一大一小两个孩子在草坪上欢叫奔跑,跑到我身边,小谨突然逗他:贝贝,叫我后妈!

儿子根本不知道后妈是什么东西,一边跑一边喊:贝贝是奥特曼,你是怪兽……

我被儿子逗笑了,小谨调皮地看着我,眼里充满了挑衅和期待,我瞪了她一眼,没有说别的话,她好像阴谋得逞一样笑着跑向了贝贝。

那天的夕阳真好啊,刚刚下过雨,青草的味道就像是一场青涩的狂欢之后残留的香槟,直往鼻子里面钻。

我一直以为有些东西已经死了,可是在某一个时刻,它们突然都活了过来,我好像回到那个20年前的自己,也在这个操场上,透过篮球场上大汗淋漓的同伴,用眼角的余光去寻找那个喜欢的女孩子,如果她刚好站在跑道上看我打球,那颗心,像一颗棉花糖,又甜又软。

时隔20年,当那一瞬间的柔软再次从心头路过,留给我的,却是无法诉说的忧伤。

还好,我对小谨的策略,是有效果的。

那一年的期末考试,上面下来了文件,历史也要参加统考,计入总分,而那一次,小谨历史单科考了全班第一,全校第三。刚好,那一年她升高三,学校照例重新分班,她进了重点班。

我不再教她了。

还是会偶尔在学校里遇见,她一定会跟我打招呼,会盯着我的眼睛,我也会像从前一样,跟她开点玩笑,让她要加油,并且不忘炫耀自己当年高考可是全校榜上有名哦。

我想,这应该是我唯一能够给她的力量了吧。

小谨高考的那个夏天,我莫名其妙的特别紧张,却又不能很热切地去关注她,更不能跟她有太多不必要的接触,一直到看到了她的成绩出来,竟然超出本一线很多,我在心里又高兴又失落,那种心情,五味杂陈吧。

我很高兴她做到了,也暗自觉得自己也许是对她的人生起了推动作用的那个人,但就算是真的因为我,那又怎样呢?我永远也不会去跟她说起那些并不一定存在的小情愫,更不可能对任何人承认自己在某个时刻的小心动,我只是路过了一个花季少女人生中最脆弱的小时代,像一场春雨,雨过无痕。

我和小谨最后一次见面,是在毕业典礼上,我知道她已经拿到了录取通知书,而她去的那所大学,是我的母校。

我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到了大学,上课别睡觉,小心被别的老师扔出去!

她笑笑,眼睛仍是亮晶晶的,刚好有同学路过喊她的名字,她咬咬嘴唇,狠狠地盯着我,却始终什么都没有说,跑掉了。

我背对着她跑过去的方向,听见学生们在不远的地方大声说笑,始终没有勇气转身看她。

校门口一波又一波的学生涌进来,盛夏,连道路两旁香樟树的叶子都绿得那么带劲。青春真好啊,青春真奢侈啊,青春真是肆无忌惮啊,拼命压抑着胸腔里的阵阵抽搐,我傻傻站在那栋送走了一届又一届孩子的教学楼下无限感伤。

这么多年,我真的从未想到过,会有这样一个时刻,我如此庆幸自己是个老师,能够以一个师长的姿势,路过一个女孩儿最重要的小时代。

责任编辑:婚礼视频网
婚礼视频推荐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